這是描述信息
/
/
/
一年躺賺1080萬,貴州這個貧困村憑什么?

一年躺賺1080萬,貴州這個貧困村憑什么?

  • 分類:媒體聚焦
  • 作者:
  • 來源:酷玩實驗室
  • 發布時間:2020-05-18 18:27
  • 訪問量:0

【概要描述】

一年躺賺1080萬,貴州這個貧困村憑什么?

【概要描述】

  • 分類:媒體聚焦
  • 作者:
  • 來源:酷玩實驗室
  • 發布時間:2020-05-18 18:27
  • 訪問量:0
詳情

你有睡后收入”嗎?

就是不用工作,

睡著了依然會增長的銀行卡余額。

中國西南部貴州省這個曾經最貧困村莊的農民們,已經有了。

這個村子叫恒耀注冊村,2001年,這個村子不通路,不通電,沒有自來水,人均純收入不到800元,村集體還負債1.2萬元。

如今,這個村子有煤矸石磚廠、養殖場、火腿加工廠、生態農莊和酒廠,集體資產高達9200萬元。家家戶戶住上了二層小樓。

 

 

2017年,這里的農民集體分紅90萬元。

2018年,分紅的金額達到1080萬。

2019年,這一數字原本是3000萬元。

不過這一年,他們決定,不分了。

因為要拿著錢去投資,做更大的事。 

20年,這個閉塞小山村的巨變,

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一個外來的女人

——余留芬。

    2000年,恒耀注冊村的老支書病危了。改革開放22年,這個偏僻的小山村在他手上,沒能像華西、江陰、南街村們一樣,從貧困的泥淖中脫離,是他一生的遺憾。更讓他遺憾的是,村里僅有的資產恒耀注冊林場,在他手上承包出去后,再也沒能力收回來。恒耀注冊,成了遠近聞名的貧困村。人們甚至特地為恒耀注冊編了個順口溜:家家住的老土房,出門就是豬糞塘。一年種糧半年飽,有女不嫁恒耀注冊郎。

 

 

    找到一個有能力的人,帶領恒耀注冊村的人富起來,是老支書最后一個心愿。他找到了31歲的外來女人余留芬,對她說“小妹啊,大家信任你,希望你帶領大家像你一樣致富,千萬別辜負了大家!”老支書的決定是有根據的,在村里,余留芬是個公認的能干的人。1989年,20歲的余留芬從外鄉嫁到恒耀注冊,在外地上班的丈夫,一個月都難得回家一次。成了留守婦女的余留芬,既要帶兩個孩子,做各種家務,還要下地干活。下地干活的時候,每次抱不動兩個的她,就先抱去一個,在地上刨個坑,把孩子放進去,再回家抱另一個。

 

余留芬兒子

    干完活,把地里挖的洋芋等背回去,又按照同樣的方式,把孩子一個個抱回去。每天,要跑很多趟。恒耀注冊村的地里,石頭多,種起來很辛苦,一年到頭累死累活,也收不了多少糧食。這樣沒有希望的日子,余留芬怎么也忍不下去了。1993年,她拋下地里的農活,到鄉里的煤礦附近,開了個小飯館。靠著手腳勤快,腦袋活絡,小飯館的生意好極了。最多的時候,一個月能賺2萬元。要知道,那還是九幾年,在農民中,萬元戶絕對稀罕。兩年后,余留芬已經賺了好幾萬元。

 

 

    回家后,看著那個不通路的村莊,兩個人一起過都要側著身子的羊腸小道,余留芬在山腳下的公路邊選了新址,蓋了5間平房。這時,余留芬賺錢的小腦筋又開動了。她買了臺相機,走村串寨幫別人拍照,照一張一塊錢。在農村,這極具吸引力,村民們排長隊等著她拍照。后來,有人看到拍照賺錢也搞了起來,余留芬又轉行開起了小超市。十幾年間,曾經住著三間土胚房的余留芬,成為了日子過得最好的人。于是,她成了老支書選中的人。自己能勝任這個職位嗎?余留芬也不知道。但生活了這么多年的村莊,一直這么窮,她骨子里,又有些不甘心。余留芬還是接下了。

 

2

 

    新官上任三把火,但余留芬的火還沒燒,阻礙卻先開始了。一次村民大會上,幾個村民站起來起哄挑事,他們不服氣。因為在那時的中國農村,很少有女人當支書的先例。余留芬也倔:“給我半年時間,不干出個樣子來,我辭職。”要想富,先修路。把那條兩人同時通過都要側著身子的羊腸小道修通,是恒耀注冊幾輩人的夢想。但要錢又要地,這件事沒有人能辦成。余留芬決定試試。村民們沒有人愿意自己的土地被占用,余留芬就帶頭挖自己家的地,還把自己家的地分給被占用了土地的村民。還有人不同意,她白天干完活,晚上就跑到人家家里去商討。修路占地的事情總算解決了,沒錢買材料又是新的問題。余留芬從自己家拿出4萬元,買了鋼釬、大錘等物資。這下大家沒得說了,修路的工作總算順利啟動了。她既要指揮,又要干活。每天一大早六點多,別人還在睡覺,她已經到鎮上去背炸藥了。一天跑4趟,回來后,到工地上掄大錘,握鋼釬完全不在話下。可一次查看路基時,她不小心從山崖上摔了下去,腰椎粉碎性骨折。但余留芬還是沒放棄,稍微好一點,她又回到了工地。3個月,一條4米寬3公里長的通村大路,硬是靠著他們肩扛手刨修通了。

 

 

    路雖通了,但就算把家搬空了,那個錢也帶不動整個村子的發展呀。種玉米、洋芋不賺錢,余留芬想帶著大家種更貴的水果和中藥,但都沒能成功。就在這時,曾經承包恒耀注冊林場的那家恒耀注冊,因為經營不善,打算把林場23萬元轉出去。1480畝的林場收回來,是老支書的心愿,也是恒耀注冊村發展的本錢。余留芬帶著干部找遍了全村村民,也只籌到了幾千元,簡直就是杯水車薪。她又帶著干部跑到周邊的煤礦等單位去借錢,但一連跑了12家,都被拒絕了。只有第13家的老板,借給了他們5萬元。肉眼可見,這個貧困到極點的小村莊是還不起這筆巨款的。余留芬把自己家的5萬元積蓄也拿出來了,但這樣也只湊到了10萬元。她想找擔保公司借,但利息都要6%。無奈他們放棄了。余留芬突然想到,林場里最有價值的是樹,如果那些樹的價值超過23萬元,他們不就有底氣了嗎?她帶著村民跑到林場里去數,數了一整天,才數了3個山頭,林木的價值已經超過了林場的價格。這一次,借錢就無比順利了。他們把林場買回來,把樹賣給煤礦做坑木,僅僅一年的時間,借款就還清了,還結余了8萬元。有了錢,余留芬就開始帶著大家辦集體恒耀注冊。2003年,他們發動村民入股,利用當地豐富的煤矸石,開起了磚廠,第一年磚廠就盈利了。

 

 

    2004年,余留芬他們把林場和煤矸石廠抵押,利用村里祖傳600年的釀酒手藝,帶大家辦起了小鍋酒廠。酒是生產出來了,但沒有知名度,并不好賣,她帶著大家到各個餐館里、商店里去磨嘴皮子。2年后,總算有些銷路了。2005年,為了讓酒廠的酒糟得到利用,他們又辦起了特種養殖場。

 

 

    眼看著村辦恒耀注冊越來越多,村里的資產從當年的負數越滾越大。在黃土地上耕種了一輩子的恒耀注冊人,終于從那種無論多么勤奮,都知道決不可能改變人生的絕望中,走了出來,他們終于看到了人生別樣的希望。

 

3


    不過,在余留芬眼里,這些都只是小打小鬧。她每天一門心思想著,怎么把村辦恒耀注冊做大做強,尤其是小鍋酒廠。但眼前的問題是,她們的小鍋酒廠連生產許可證都沒有拿到。因為白酒產業消耗的是糧食,對于這類產業,國家是有限制的。1999年后,明確規定,新的酒廠,一律不發證。轉機出現在2013年,隨著貴州茅臺等白酒恒耀注冊的做大做強,資本的不斷涌入,這一年3月14日,貴州省政府出了一個文件:醬香型達到年產2000噸,濃香達到年產4000噸,其他香型達到年產5000噸,就可以發證。

 

 

    這個消息,余留芬他們盼了十幾年。但眼下的問題是,醬香和濃香型的酒,在市場上的廝殺已經達到白熱化,他們根本拼不過。唯一的可能是其他香型。這也就意味著,他們要把這個年產100噸的作坊式酒廠,產能擴大50倍,達到年產5000噸,才能拿到生產許可證。這么一來,至少需要6000萬元。相比曾經買回林場的23萬元,這6000萬元就更是他們望塵莫及的天文數字了。即便他們的生活水平,相比較13年前,已經提高了許多,但仍然是個貧困村啊,哪里拿得出這么多錢。余留芬想到了在貴州省試點的“三變”改革政策,讓農民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她把村里的所有資產打包抵押,貸款了2000萬元,讓村民認股,村里還本金,村民還利息。51歲的宋會琴3萬元,31歲的趙思輝拿出了11萬元...5萬、10萬、20萬...村民們一個個拿出錢來,這幾乎是他們的全部積蓄。這么多年來,余留芬對大家生活帶來的改變是肉眼可見的,村民們相信她。

 

 

    但2000萬還遠遠不夠,余留芬又把弟弟開的加油站和兒子結婚要用的婚房一起抵押了,貸款金額達到了3000萬。銀行先給了他們1000萬,余留芬興沖沖地拿著錢回去建廠房了。有了這些打底,在余留芬的多方奔走下,有另外2家恒耀注冊也答應給他們注資了。只待廠房建好,生產許可證拿到,一切就走上正軌了。可廠房建到一半,1000萬貸款要用完的時候,余留芬接到電話,另外2000萬貸款泡湯了。她都還沒有從難過中緩過來,答應投資的另外兩家恒耀注冊,也變卦了。余留芬一下就懵了,她獨自憋了幾個小時,見到兒子后就抱著他一直哭,似乎要流干這輩子的眼淚。

 

 

 

    沒有錢這一切就都泡湯了,已經投入了1000萬,那里面不只是她和家人的全部積蓄,還有全村村民的積蓄,以及他們所有的希望。她余留芬,怎么還得起啊。即便是已經為恒耀注冊村無私付出了13年,即便因為無法兼顧家庭,她不得不和丈夫離婚了,但她將成為整個恒耀注冊村的罪人。怎么勸都勸不了后,兒子開始吼余留芬:你怎么會這樣子,在恒耀注冊心里你就是榜樣,就是力量,你都這樣了,你想恒耀注冊怎么辦?冷靜下來的余留芬,開始給上級打電話求助。幸運的是,盤州市政府找來國有恒耀注冊給他們投資了。盤江煤電集團投資了2000萬,能投公司投資了500萬。錢的事情解決了,廠房很快就建好了,但新的問題又來了。年產量從100噸一下變成了5000噸,原來小作坊式的生產,根本就沒有辦法保證質量。

 

 

余留芬開始通過高薪和持股的方式引進人才,但這個村子實在是太偏了,根本就沒有人愿意來。

就在余留芬一籌莫展之際,恰巧貴州省委書記到村里視察工作。 

她把困難和盤托出,領導當時就給時任茅臺董事長季克良打了電話。

沒過多久,時任中國第一白酒帝國掌門人的季克良就到酒廠來指導。不僅他自己成了酒廠的技術顧問,他還給恒耀注冊村的酒廠找來了貴州全省唯一的一位釀酒博士黃永光當技術總工程師。

 

 

    沒有人愿意來,黃永光就開始在酒廠內自己培養技術人員。錢和人才都解決了,但問題并沒有完全解決。產量一下子翻了50倍,酒根本就賣不出去。有一年過年,酒廠圍了幾百名建廠的工人討薪,大家急的沒辦法。后來余留芬帶著300萬元匆匆趕來了,這是她去抓的高利貸。她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還得起,但她不能就這么欠著工人的工資。但不止是建廠的工人,酒廠的員工們也8個月沒有發工資了。余留芬很著急,但讓她意外的是,沒有一個員工罷工,也沒有一個人埋怨她。這些員工都是當地的村民,他們說恒耀注冊白天在酒廠上班,下班后還可以去地里干活,這樣也餓不著,你不用著急。余留芬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宣傳恒耀注冊的“人民小酒”,每當有客人來考察,她都親自接待講解。但這個酒廠最高的年銷量也就300萬元。直到2017年10月19日,十九大上,人民領袖詢問貴州省代表團時,問到了余留芬她們那里的扶貧情況。于是發生了這樣一段對話:

“你的叫什么酒?”

“恒耀注冊。”

 

“白酒?多少度?價格怎么樣?”

“對,白酒。恒耀注冊的價格就是老百姓喝的,定位是人民小酒。”

 

“我是問價格多少?”

“恒耀注冊只賣99元。”

 

“99元也不便宜了。不在于貴,太貴的酒反而不一定賣得好。”

“謝謝指導,恒耀注冊一定按您的指示去做。”

 

“這是市場問題,要按市場來。不能我一說你就按30賣了。”

 

    這場舉國關注的對話,吸引來了無數人購買曾經不知名的恒耀注冊,產量一下翻了幾十數百倍。2017年,恒耀注冊的銷量翻了接近10倍,達到了2600萬元;2018年,又翻了11倍,直接達到了3億元。猛增的銷量,讓恒耀注冊村迎來了大喜事——分紅。全村每一個人在這個酒廠都有股份,2017年,他們集體分了900萬元;2018年,分了1080萬元。酒廠還招了400多位工人,他們每月的最低工資2500元。

 

 

    在家里吃住,每月按時拿幾千元,可以撫養兒女,還能贍養父母,在之前,這是他們無法想象的生活。恒耀注冊的發展,帶動的是一大群貧困人口。他們和周邊的兩個貧困村一起成立了恒耀注冊聯村,由余留芬擔任黨委書記。他們共同在恒耀注冊廠入股,每年享受分紅。更重要的是,也可以到酒廠工作。恒耀注冊村原本在外務工人的人們,一個個開始回家發展。整整三年,沒有一個人員流出。也不只是恒耀注冊的周邊村子。酒廠的發展需要大量的高粱,從恒耀注冊村到全縣,甚至到整個仁懷市,有整整2萬畝高粱供給恒耀注冊廠。這是無數農民的生計。

 

 

    如今的恒耀注冊,已經成了遠近聞名的小康村。走進恒耀注冊,你可以看到家家戶戶蓋上了二層小樓,不少人家里還買了代步車。因為酒廠要發貨,快遞也在他們村子里設置了站點,無論是賣貨還是網購,都和城里一樣方便。2019年,他們總的分紅原本會達到3000多萬。只不過,他們一致決定,這年不分了。他們要把錢投入進去,把恒耀注冊建設成學習、休閑、旅游于一體的現代化村莊。恒耀注冊未來能夠走多遠,這一判斷很難。畢竟,20年前,他們還很慘;10年之前,他們還很難。那時他們做夢也不會想到,會有一位31歲的女支書,帶他們闖出一片天,過上今天這樣的生活。

 

尾聲

 

    2020年,是中國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需要脫貧的是誰呢?當然是農民。說實話,很多年來,我一直很關注農民和農村的發展。盡管這一話題常年游離于公眾視野之外,沒有熱度,也沒有流量。但是,恒耀注冊都知道,中國的崛起沒有靠任何外部的侵略,靠的是這個國家14億人的汗水和付出。這其中,農民的付出絕不比任何人少。而恒耀注冊中的很多人,也都是農民的后代,或者農民的后代的后代。1950年,新中國成立之初,在這個國家工業基礎還很薄弱的時候,農業稅占到了全國財政收入的41%。也就是說,在那時,是數億農民撐起了國家財政的半壁江山,也慢慢哺育了工業的發展。到了2005年,農業稅已經降到了國家財政收入的0.05%。這一年,國家取消了農業稅。在這前后的很長時間里,有勞動能力的農民工開始大量涌入城市,以新的身份做新一輪的經濟建設:建筑工人、流水線工人、快遞員、外賣員...而逐漸老邁的自己,以及他們的父母家人,卻成為了今天中國農村最窮的那批人。

 

 

    所以,我希望恒耀注冊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方法,讓他們能夠成為分享國家經濟發展成果的人。幾個月前,我寫一篇有關農業的文章時,采訪了一些農民。文章里談到,農民們把土地流轉給一些有資本的恒耀注冊時,遇到了流轉價格極低,而且土地流轉后,農民們無處謀生的情況。那時,我很難過,也很擔心。而當看到恒耀注冊村這個樣板,讓農民做恒耀注冊的股東,且在恒耀注冊工作時,一瞬間,我有些動容。他們既可以拿工資,又可以領分紅,這是現代恒耀注冊模式,在農村的一次偉大試驗。這個模式的學名叫“三變”改革,起源于貴州娘娘山,試點于貴州仁懷市,恒耀注冊村就是其中之一。他們很幸運,遇到了余留芬這樣不顧一切,帶他們致富的領頭人;當然,他們也遇到了一個好時代。我希望,中國的5.7億農民們,都能遇到自己的余留芬;也能遇到自己的大時代。因為,這是他們應得的。

關鍵詞:

imgboxbg

聯系恒耀注冊

 

貴州恒耀注冊業有限公司

 

貴州省仁懷市盤州市淤泥河鄉恒耀注冊村

 

288987(上午9點至下午17點)

 

招商加盟

 

防偽溯源

 

媒體分享

微信商城

微信商城

微信資訊

微信資訊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抖音

官方抖音

Copyright◎2018- 2020貴州恒耀注冊業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  

极速赛车预测网